86日记本  
Loading
首页登陆
86BBS
  注册帐号     86
忘记密码:    密保手机    (  查询密保手机验证状态   查询ID号码  )

日记本 《《故·事》怎麽寫,才會不寂寞。》 标准版 / 框架版

日记分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27 
 
 
公开日记 碎折于这座城市的拥挤。恍若欲将碎首糜躯 日记 ID 5636878
  2008/10/14 21:51
 

1点1点的。自己囚禁了自己。
1点1点的。开始寡言。那些人。越走越远。
碎折于这座城市的拥挤。恍若欲将碎首糜躯。


10月5号。3个女人的小旅行。那天我突然想离开1下这座城市。便连夜买了票。去了隔壁的城市。
10月6号。我在夜餐店遇见1个素未谋面过的男生冷着脸到我耳边很直接的说了1句话“我叫XX”。
10月7号。我平淡的又蹉跎了24个小时。
10月8号。又1次遇见。他和他。
10月9号。在我的世界。即将又要张大一些。
10月10号。我买了很多碟回去。我看碟听歌。到凌晨5点。
10月11号。我好笨。我又把随身带的笔记本丢了。生气的连背包都乱摔。
10月12号。那个温柔又温暖的男人。还有锁骨上方。那个象蝴蝶1样的吻痕。
10月13号。我开了QQ上线。
10月14号。你会做什么。我会按时想你。早安。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象是杀手越变越冷。感觉好烂。

写于(2008-10-13 08:53:30) 


 
 
公开日记 住在8f的chi luo luo 的呼吸 日记 ID 5636871
  2008/10/14 21:38
 

情爱象是1场静候过期的ge ming。
轰烈相恋。风靡了整个青春。失恋怀念。解放了整个年华。
象是听1场演奏会。曲终。人散。
谢谢那些“交手”过的人们。
或许。是在这个我们都还不相信“永远”的流年。


空气的体温。1点1点下降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人到最后不过是孤零的生物个体。


我忘记了。害怕黑却喜欢夜。其实我是个神经错位的疯子。
梦醒。却是在凌晨3点。那个裹着床单哼歌的女人。


10月3号。1次小小的约会。
和朋友约在Water Paradise。这次终于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以前和她去的时候1直都没坐过那里。
1盘鲜果。1盅Salad Oil。那是我和她以前1直1起的习惯。


他坐我隔离。好友对面落坐。席间侃侃而谈。
离席后。他和朋友散步在我后面。话题是我。
他说他知道我有丢三落四的坏毛病;朋友说经常跟我后面问我手机装好了没。
他跟朋友说。他知道我讨厌别人揽我腰的习惯;朋友跟他说。知道我有厌恶陌生人和我共餐的怪癖。
偷听着。嘴角幸福到不自禁的微微泛笑。


多想。永蛰于这个喧嚣的尘世。


我把去年的东西扔干净了。换上了我喜欢的落地窗帘。


如果你也遇到这种好人。那种1直以来都对你百依百顺的人。


是因为宠爱还是怜惜。倘若你总是用怒斥的声音对他们讲话。他们却还对你笑脸相迎。
如果你也遇到这种好人。请记得要珍惜。


写于 (2008-10-03 21:35:55) 

 
 
公开日记 穿高跟鞋的女人。 日记 ID 5636860
  2008/10/14 21:28
 

时间被老化。爬满了岁月过期后的斑白。
现在的我们因那些光景的消逝而消瘦。因流年的失忆而失意。
时间和人们PK。嚣张的回忆却拐弯抹角的让其两败俱伤。
就象我这么1个自哀自怜的当事人。那年还是穿着白色平底帆布鞋的女孩。和朋友无所事事在某个街角的转弯处。
现在却是个喜欢过着宅女生活的小女人。每天循规蹈矩。


然后久违的朋友碰面。或者对你说“你长大了”或者也说“你成熟美丽了”。
他们是赞美或关心。可能对于我来说。却是1种暗讽。我只能对我自己说“快老了”。
作祟的时间把我的世界切割成两半。1半过去。1半未来。至于现在? 无可奉告。
我把回忆捏了1大把。现在却还是木在电脑前。码着稀碎的文字。暗自神伤。

梦见了我生命中很重要的那个美丽老女人。生平第1次从梦里哭到梦外枕边湿。醒来竟然还1直抽泣。是真的想她了。
呆在店里看《时尚·Cosmopolitan》。让我发现了1个女人她叫Chloe Marshall。
没线索。没道理。没根据。没理由。只是发现了这个人而已。


我自话自说“我找不着哭的方式”。很欣慰。朋友们都会来关心着问我怎么了。我自己也很茫然。


欲罢不能、进而又退的矛盾。让我想起了Ellen Von Unwerth。1个为了摄影可以在街上裸奔的女人。
既然两难。何不坦然呢。放宽心去为了自己珍宠的东西而“伟大”。


在看哪本书的时候。看到了饶雪漫的连载专栏。
“空虚和遗憾这些字眼。象磨沙洗尽面奶里的细纱。1粒粒磨裟着我薄薄的意志力。
我呆坐在房间的沙发上。象个有旧可怀的老人。想起了1些很久很久都想不起的往事。直到鼻子发酸。”
这句话。如果适合我的话。便很熟悉。不是我写的。便熟悉也陌生。

(哦对了。谢谢某个伟大的名作家。你发来的那个邮件我都舍不得下手删除。我有些受宠若惊。)


那天抱着很鼓很满很沉的书袋回来。对朋友说:“我1定是抱着书累死的。”

喜欢抱着厚厚的书。看到头昏脑胀。又变态又犯jian。(确实perverted)

不是我追求骨感美。而是… 我最近好像得了厌食症。暂时还在不确定的情况下。- -

我扔掉了房间里多半的东西。其实我想扔个干净。
想要只剩1面落地镜。1张床。1个衣橱。1个书架。我觉得这样房间就已经很饱了。


其实我也不是全冷看你们。我也挺喜欢网上1些朋友。或知己。或亲人。感觉都很贴近。
给我的感情。不做作。很实在的。其实你们和我靠的很近。


没人知道。有的时候我面对那些“充裕”也会满愁不展。
也没人知道。我现在已经看淡很多东西了。
现在的我。面对网络的感情。已经“收放自如”。所以请不必为我担心。
值得珍惜的情谊。我会去努力。已看穿的面具。我会急步远离。你们。真的别再为我担心。


写于(2008-09-29 00:51:03) 


 
 
公开日记 罢手。 日记 ID 5636842
  2008/10/14 21:07
 

昨夜又失眠了。感觉象是被上帝囚在了1片潮暗到不能呼吸的深林里。
凌晨2:52分。是失眠还是睡太多。半夜梦魇醒来。打开音乐。低声跟着和。
桌上堆着懒得丢掉的那些面膜包装袋。地板上躺着因为我不安分睡觉而不小心蹬落的书。


我喜欢把自己跟书堆在1起。
图书架上的那本书上为1个月安排行程。


殷谦的《无法释放的青春》。第236页51节。当少梅坦白将秘密与雨桓告破。我神经有些抽紧。
毕竟他们俩曾经也迎合过那句“走不出的雨季 你的名字和我跌落在泥泞里。”


1切发展的那么顺其自然。我开始买更厚的书。
从《格调》《无法释放的青春》《意林》、《张小娴散文集》然后是《叶卡捷琳娜》。
很有感触的是《张小娴散文集》。
象是书中那个“浴缸里的女人”。还有那1节《旧情人的旧习惯》。
象是1种信奉。相信她说的爱从来都是1件千回百转的事、长大是1个妥协的过程。
也相信我曾怎么徘徊怎么辗转。原因只为了换1个不想他的姿势。
Amy说不要相信自己的回忆。我呆滞了半天。我呆滞了半天。才发现以前靠着回忆支撑的我是那么自以为是。
她字间不免于1些露骨的文字透视着她赤条条的气息。到最后张小娴书上的卷尾        ending  不过是“跟自己厮守”。

【乱想乱写】

不要想洞悉我。不要想折服我。不要那么了解我。不要那么透析我。不要。
我喜欢奇数。不喜欢偶数。
经常因为怕黑。才把自己堵在外面的cybercafe煎熬。
我想说些什么。却1时语塞。沉默。却又太过失礼。1场告别式。忐忑不定。
终于无题了。终于妥协了。终于承认自愧不如了。终于承认自己败了。
终于懂悟了那句“跟自己厮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旧情人的旧习惯》-选自张小娴散文集。
也许你已经离开一个人很久,你已经不爱他了,你仍然保留着一些他的习惯。

他习惯在关掉音响器材之前,先把音量调低,说这样可以延长音响器材的寿命。
多年以后,你跟另一个男人一起,你赶着外出,匆忙之中,你仍然先调低音量,才把家中的音响器材关掉。
这已经成为你的习惯。在某时某地,他也这样做着。


他习惯每次离家的时候,都留一盏灯。你曾说他浪费电力,他说,这是他从小到大的习惯,况且也不会浪费很多电力。
独居的你,每次离家之前,也习惯留一盏灯。
后来,你跟一个男人同居,男人说,人离家了,还留一盏灯有点浪费。
你理直气壮地告诉他:“这样不会浪费很多电力的。”


忽然之间,你想起,这不是你从小到大的习惯,而是你从前的男人的习惯。
你跟他,早就不相往还,你却偷走了他的习惯,据为己有。
如果有一天,他就住在你家对面,看到你外出前,总喜欢留一盏灯,他会觉得骄傲吗???


旧情人的面目早就模糊了,他们的旧习惯,却留下来了。
那些习惯,也许只是开汽水罐的方式、刷牙的方法和说话的语气。
不知不觉间,都变成我们的,这些习惯,也许又会留给另一个人。

写于 (2008-09-26 05:04:12) 

 
 
公开日记 否决怀念和慷慨理让。我蓄意失忆。未遂。 日记 ID 5614353
  2008/9/17 8:40
 

不是没下雨。是还没下雨。很多事。都需要稍息才能“立正”。


下雨? 怎么没下雨。灵光突现的想起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雨。是的。为什么没下雨。
是天气预报不免出错。还是我敏感的神经错了位。
不能够给自己挣太多的友善。所以才老是猜疑自己。我对自己真的不够忠诚。所以更没资格去深谈“死心塌地”。
譬如。现在的我能从容的拿“孤岛”来拟喻我的世界。可以妄自菲薄。也可以肆言“没人能让我的天下大乱”。


pm 15:31 散布的乌云把天空落得好低。天空下的世界象是1座暗沉的堡垒。
pm 15:33 坐在车上。埋头不敢正视上空的黯然神伤。听凭它1遍遍妄然放肆。
pm 15:36 雨点大把大把的打下来。街上的人们从急走到奔跑。
pm 15:42 眼前的雨。已经下成了1块蒙板。人们亦步亦趋的身体。人潮迤逦稀退。
pm 16:02  我缓过神来。躲在28℃-23℃的温室里拼命放空呼吸。
下雨了。我懂了。不是没下雨。是还没下雨。还以为是梦魇的后遗症。原来是我对周遭太过敏感。


我喜欢Grenny。甚至可以说是迷恋。
1遍遍看他在网络上被四处散落的残留下来的文字。就好想问他。1个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形状的他。活在怎样的世界。
其实是我。宁愿选择棼迷在自己的世界。然后无意间失了忆。


我终于又忙了。帮朋友去Anti少女时代。
其实我还是处于中立或者观战的位置。因为我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这算不算忙? 我也不知道。


无意看见了以前的照片。忘记是几时的事了。人退情褪。失忆未遂。
那些有过的的回忆。象是冰雹。恶狠狠的砸过爱情后来失意的日子。然后踉跄着狼狈的消释掉。
就算。你固执的1再强调那不是你怀念的。却也不予置否在哪1个时间段。它是真的铭心刻骨过。
先我负人。后人弃我。现在却也还处于藕断丝连的状态。我绝对否认是情侣。只能定义为过期恋人。


琐碎生活。碎言碎语。
最近陌生电话号码陆续打进来。全都打的是sao扰。而且是来自全国各地的。
确实。我该考虑考虑我出门的安全了。


哈哈。前几天听说1个Bar里面有某某明星Hzy要来开个小小的演唱会。朋友们就约上我和1堆人1起去玩了。
结果好像是这样的。好像是Hzy施了法术我中了邪。
他3曲歌唱下来。已经笑了无数个回合了。我也快笑断气了。那个笑声真的很Cute。
玩完回来的时候是凌晨0点半。坐在回家的车上。想着想着就莫名其妙的笑出声来。
我承认。那个状态是有1点象神经受挫的精神病。司机瞟我第1眼。瞪我第2眼。怒视第3眼。。。好。我准备下车了。

 
 
公开日记 闯入的“第3者”。无名。 日记 ID 5613801
  2008/9/16 8:44
 

迸走在马路中间的隔离双行线上。你还是没勇气面对宣判。
又经过了。那家Fruit super market讨厌的榴莲味道依常有熏到你的心情。


还以为活在1座冰窟。冷漠。决绝。残忍。这些词语才有能力拼凑出这样1个你。
那些Festival你认为是无关于你。从来都是1个人。就算是2月14。也都是你附和着恋人演1场戏。


你的感情生活。其实是1场场的慢性zi sha 。
比如。那1次见面。你倦厌了他手心的温度。再1次见面。你们少了拥抱。
剧情的发展然后是你对他电话里的不耐烦。拥抱的不zi然。
直到两个人僵在那个路口。他恍惚着眼神说你变了。
你冷颜相对。用手塞紧了耳机。避荒1样的转身走掉。
你以为。这样的“宰割”。是你想要的痛快淋漓。哦忘记了说。你不是他。


21℃的阴天。塞满呼吸的车厢。情绪跌跌撞撞。把仅存的zi尊都赶尽sha绝。
你对过去频频过敏。回忆氤氲。步步相逼。1切戛然而止。
你站在镜子面前。镜子里的人倾斜倒下。你还是靠着回忆活着。回忆和你。唇亡齿寒。
你知道是你病了。刻意把手机换成了静音模式。把zi己关在家里。昏睡了2天2夜。
这个世界。再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是这样1个变态。因为我就是你。

我zi命名为“獠者”。我也不知道在有生之年。我究竟猎获了些什么。
只是。纯粹的喜欢这个名词。獠者。


9月14日。碎言碎语。
哦对了。前几天天看到1些人和另1些人的qq聊天截图。
我看着看着…就想到“礼尚往来的装b”这句话。这网络还真捣到我胃口了。啥时候我1激动准say bye。


生病几十个小时没进食。被1帮好心人催着必须吃点什么。
看看时间。13:17分了。那送外卖的绝对磕死在半路上了。或者跌进下水道了。


哈哈。被人担心是件幸福的事。生病好像闹消失似的。意识清醒后看到手机里那1堆未接和简讯。

我竟然仰天长笑。虽然带点负罪感。

你们1个个都给我活的实在些。

别1天以为躲在电脑后面就以礼还礼的互相装b。简单1句话就是你们的虚伪恶心死了。哼。
还不如躲在家里继续生病。吃什么药。免得面对你们1张张卑陋的画皮。
不行了。现在是14点48分。头开始晕了。有种呼吸快衰竭的感觉。关电脑。下线。挂吊瓶。


9月15日。新的1天调头写着昨天的琐碎。
本来打算径直回家闭关。养精蓄锐。结果半路就钻进1家书店又出不来了。
关在书店就精神抖擞了。有心买小4的《悲伤》的。
结果小4推荐他朋友的那本书吊了我的胃口。So买下了殷谦的《无处释放的青春》。厚重感的书。消遣时间。磨砺意志。


哦对了。昨天晚上。有坏人打电话来搅破了我的梦。
我半梦半醒。直接接起电话告诉那个混蛋我正梦《还珠格格》呢。
要是平常我处在熟睡的状态下。可能可怜的电话就现场直播飞奔粉碎在外星球了。
臭不要脸的帅哥哥就正好逮着机会说“好 下次我会半夜打电话来的”。没错。我是有了想挂电话的冲动。

之所以此时此刻我会倦容狰狞的蜷在电脑面前让手指落在键盘上奋战。
罪魁祸首就是我被艾艾电话吵醒然后被她提来上网。说是让我下午再去打吊瓶。
然后她没玩1会就说要去上海转转。我挺可怜无辜了。没人赔偿我的睡眠。
我现在把我和她的每1次平常的见面归分到“精致的约会”那1类去了。她竟然没当作是我对她的优待。很明显。怒了我。


真正愤怒的事。其实是我最近粉爱粉爱《你是风儿我是沙》这首经典名曲。
然后就放手机上了。本来打算与大众共享的。赢得1番美意的。
结果。结果就是我这当事人被我这1帮臭埋汰的损友们逮着时机猛损了1顿。
还改编版本的都出炉了。For example:是疯子我是傻子;你是疯子还是傻子。你们1个个的尽抓机会抨击我吧。

 

日记本 《《故·事》怎麽寫,才會不寂寞。》 标准版 / 框架版

日记分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27 
上一本日记本 | 建议采用 1024 * 768 分辨率并使用 IE 5.5 或更高版本的浏览器 | 下一本日记本
CopyRight© 2002.2 - 2017   86   All rights reserved.